张燕生——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肛肠分会会长,全国中医肛肠学科首批名专家全国中医肛肠学科知名专家

作者:系统管理员
 张燕生——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肛肠分会会长,全国中医肛肠学科首批名专家全国中医肛肠学科知名专家

张燕生——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肛肠分会会长,全国中医肛肠学科首批名专家,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荣膺全国中医肛肠学科知名专家称号。

全国首批名老中医施汉章教授的徒弟之一。 从事中医外科及肛肠专业的临床、科研和教学工作数十年,在肛肠科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对于肛肠科疑难病的治疗有较好的疗效如:①运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慢性溃疡性结肠炎、克罗恩病、肠道易激综合征等;②运用中医、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各种大肠肿瘤;③运用中西医结合的手术方法及中药外敷和内服的方法治疗常见肛门病④各种肛肠科疑难杂症。


著有《中医外科治疗大成》、《肛肠疾病手册》、《肛肠疾病术后并发症的防治》、《外科用药指南》、《实用临床中成药》、《中医外科学》、《中医外科学习题集》、《外科护理学》、《外科护理学习题集》等多部著作、教材、文章的发表。现社会兼职有中华中医药学会肛肠分会副会长、中华中医药学会外科分会常务理事、世界中医药联合会肛肠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学会肛肠专业委员会副会长、中医药高等教育学会临床教育研究会秘书长。并兼任《中国临床医生》、《中国肛肠病杂志》、《中国中西医结合肛肠病杂志》、《中国肛门直肠结肠杂志》编委。

 

  中医药高等教育学会临床教育研究会肛肠分会会长

  中华中医药学会肛肠专业委员会副会长

  世界中医药联合会肛肠专业委员会副会长

  中国医师协会肛肠专业委员会副会长

  中华中医药学会外科分会常务委员

  北京中医药学会外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北京中医药学会肛肠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肛肠病、结直肠外科、中医外科规划教材、中国临床医生等杂志编委

  国家中医命审题专家

  专业特长:从事肛肠科的临床、科研和教学工作数几十年来,运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慢性结肠炎、慢性溃疡性结肠炎、克罗恩病、肠道易激综合征、大肠肿瘤、便秘等疑难疾病及对痔疮、肛裂、肛瘘、肛周脓肿、脱肛、肛门搔痒和尖锐湿疣等常见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方面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经验。

 荣膺全国中医肛肠学科知名专家称号。与荣誉相随的更 的是责任。从医40余载,张教授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神圣的使命,他也坚持用实际行动践行着医者仁心仁术的誓言。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他长期工作在北京中医药大学 东方医院临床一线,在北京肛肠诊疗和学术领域,他是公认的,他把对患者的爱化作同肛肠疾病抗争的精神力量,勇往直前。

 

 

 

 

张燕生:应对便秘的保守治疗

 

    由于盲目宣传,或医院经济指标的压力,相当一部分医生忽视了便秘保守治疗的作用,甚至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忘记了合理选择治疗便秘药物,以及科学服用药物的原则。因此本文向大家介绍便秘的常用药物及其适应症。

 

    西药

 

    临床上具有通便作用的西药包括容积性、渗透性、刺激性、润滑性、促动性药物等等。

 

1容积性泻药

 

    又称为膨松剂,主要为含纤维素和欧车前的各种制剂、小麦麸皮、玉米麸皮、魔竽、琼脂、甲基纤维素、车前子制剂等。吸水后增加容积,轻度刺激肠蠕动;抵达结肠后被肠道内细菌酵解,增加肠内渗透压和阻止肠内水分被吸收,增强导泻的作用。服后1d至数天即起作用,无全身作用,可长期使用,尤在低纤维膳食、妊娠期、撤退刺激性泻剂时应用为宜。

 

    服用时注意多饮水;肠狭窄者应慎用。欧车前制剂为天然纤维素,能被细菌降解,可引起产气增加和腹胀,部分发生过敏和哮喘等不良反应。甲基纤维素为半合成的纤维素,对肠道细菌的降解有部分抵抗作用。容积型泻剂并不对所有的便秘患者均有疗效,但在那些肠道接受的刺激不够或缺乏刺激的情况下,能显示其疗效。

 

2渗透性泻药

 

    主要有盐类和糖类渗透性泻药。

 

    盐类渗透性泻药口服后,肠内形成高渗环境,能吸收大量水分并阻止肠道吸收水分使肠中容积增大,如口服时同时多量饮水,可迅速增加容积,加强对肠黏膜产生刺激,增强肠管蠕动,促使排便。临床上多用于肠道检查前的清肠准备。

 

    过量或反复服用盐类泻剂,可引起高镁血症、高钠血症以及高磷血症。如有粪便嵌塞、肠梗阻、先天性巨结肠、电解质紊乱等情况时,应避免长期使用。

 

    糖类渗透性泻剂,如:乳果糖,可在肠腔内被细菌酵解成单糖,增加渗透压;山梨醇本身呈高渗状态,能携带大量水分,引起腹泻,也常有增加产气和腹胀等不良反应。

    聚乙二醇(PEG)由氧化乙烯聚合而成,不被酶解或细菌分解,其相对分子质量增至3000以上时肠道内吸收量几乎为零,不会被肠内细菌代谢,其氢键之间能携带水分,增加容积,软化粪便,一般无明显副作用,适宜老人、儿童、孕妇,安全性高。与乳果糖、山梨醇等相比,较少引起腹胀和腹痛。

 

3刺激性泻药

 

    包括含蒽醌类泻药(大黄、弗朗鼠李皮、番泻叶、芦荟等)、果导、蓖麻油和比沙可啶等,这些药物本身或其代谢物刺激结肠黏膜、肌间神经丛、平滑肌,增进肠蠕动和黏液分泌,促进排便。

 

    连续应用这些刺激性泻药可引起水泻和腹痛,出现低钠血症、低钾血症等电解质紊乱。滥用刺激性药物,容易依赖和耐药,引起“泻剂结肠”。不主张将其作为治疗慢性便秘的常用药物。但必要时可间断使用,帮助清除远端结肠的积粪。临床上常用于肠道检查前的清肠准备。

 

4润滑性泻药

 

    如液体石腊、甘油和多库酯钠等。

 

    液体石腊有软化粪便作用,适用于避免排便用力的患者,例如年老体弱、伴有高血压、心力衰竭、动脉瘤、以及痔、疝、肛瘘等便秘患者,但易发生脂质吸入性肺炎和肛周渗漏。长期使用会导致脂溶性维生素缺乏,影响胡萝卜素、钙、磷吸收。

 

    甘油制剂如开塞露的通便疗效是基于其刺激和软化粪便的作用,尤其对感觉阈值增高的出口梗阻性便秘有效。

 

    多库酯钠(辛丁酸磺酸钠)是阴离子表面活性剂,该药本身不吸收,与其他药物合用时,可增加后者在胃肠道吸收,因而可增强药效,但同时也会增强不良反应,宜短期(1~2周)用于排便无力,如肛门直肠疾患或该部位术后的患者。

 

5促肠动力药

 

    主要对慢传输型便秘有效,包括拟副交感药(氨甲酰甲胆碱,新斯的明)、与5-HT4受体有关的制剂、胃动素激动剂红霉素、CCK受体阻滞剂氯谷胺,以及动力/促分泌剂有米索前列醇、秋水仙碱等;还有神经营养因子-3。这些药物从不同的环节促进肠动力,用于治疗便秘。

氨甲酰甲胆碱对三环类抗抑郁药引起的便秘有效。

    新斯的明为胆碱酯酶抑制剂,对减轻急性假性肠梗阻的肠道压力有效,对在慢性便秘中的应用尚未有评价。

    与5-HT4受体相关的药物中,西沙必利对治疗某些慢传输性便秘有效,但其在少数患者中有潜在的心血管不良反应,已经少用。

受体激动剂替加色罗能有效治疗便秘型肠易激综合征(C-IBS)和慢性便秘,可增加(C-IBS)患者的便次,加速结肠传输,并减轻腹胀、腹痛等症状,表明药物具有促动力和调节感知的双重作用。

    秋水仙碱用于治疗痛风,也用来治疗便秘。秋水仙碱0.6mg,Tid,显著增加排便次数,减轻腹胀,加速结肠传输,治疗初期腹痛增加,而第4周时腹痛明显减轻。长期使用时,需注意神经毒性和肝不良反应。

    前列腺素类药物如米索前列醇能加速结肠传输和增加排便次数,在少数严重的慢性便秘病例中显示其治疗效果。

    神经营养因子(NT-3)促进感觉神经元的成熟和调节神经肌肉突触的传递,近来报道,为时4周的双盲安慰剂对照试验显示,NT-3注射0.9mg,每周3次,能显著增加排便次数,改善大便性状以及减轻用力排便症状,加速结肠传输。

 

 

    中药

 

    中医中药针对慢性功能性便秘的内服与外治的治疗方法较多,但由于便秘主要以虚为主,所以“扶正”在治疗中起主导作用,综合文献结合我们的经验认为“扶正”主要立足于脾、肾,其次在于气血。经方半夏泻心汤、附子理中汤,八珍汤等辨证加减,都可以达到升清降浊,益气补血,扶阳助运,改善排便的作用。

 

    我们采用的保守治疗措施有:耳穴压豆、中药敷脐、穴位埋线、中药口服、中药灌肠、清洁洗肠,中药坐浴、中药足浴,西药口服,膳食纤维口服,生物反馈等等。据统计,80%的便秘患者通过保守治疗,恢复了自主排便反射的意识。

 

    无论中药、西药,传统或现代,都要依据患者的年龄、体质、伴随疾病等方面综合考虑,都要在辨证或辨病的基础上选择治疗方法,我认为大部分的慢性便秘患者通过正确宣传教育及保守治疗,是可以得到纠正直至痊愈的。

 

 

 


没有登录不能评论